[翻译/EME无差] to sing of the damage 全文完


@未知  感谢推文(鞠躬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387115

作者:aroceu

注意:主要角色死亡


01  02   03

流畅阅读体验请走SY


译者先说几句:

第一次翻译颇为生疏(好像能够变好似的),语言功力薄弱,大概只译出了原文水平的70%,很多像是时态或是比较断开的语句都没能很好的翻译出来。希望感兴趣的读者去阅读原文并留下kudo。


这篇文实在引人入胜适合连贯阅读(甚至反复阅读),断断续续拖了两个月放出译文深感抱歉。可能的话之后会把全文精修一下放个pdf什么的,毕竟自己翻得有些仓促没有顾及太多前后文。


那么,期待下次相见。




***

 

他办公室里的沙发很长,大小跟你差不多。他昨晚睡了两个半小时就醒了,虽然如果他一直睡下去你也不会介意他上班迟到。你躺在沙发上,背靠着扶手。他坐在办公桌。你们两个都坐立难安。

 

终于,你站了起来。

 

当你把他转过身的时候他发出了微弱的抗议声,尽管他没有试图转回去。你不知道他在电脑屏幕上打些什么;其他程序员正在忙着上线新功能,而他把自己关在了办公室里,大多数是为了发放授权。讲真的他没有必要待在这里。

 

你亲了亲他的嘴角。他哼了一声,“Wardo,我现在本可以做一些更有成效的事情的。”

 

“这不算有成效?”你问。他曾经幻想过办公室性爱,你也是。身后巨大的玻璃门摧毁你们本可以享有的虚假的隐私。这让人血脉偾张。你想象他把你抵在玻璃门上干你。

 

他没有这么做;你也没有。他贴着你的嘴唇说:“你已经把书看完了吗?”

 

你忍不住笑了起来。温暖的气息拍打在他的脸颊。他愉悦地上扬嘴角。你退了回去,没有太在意。

 

 “你有没有做完——”你朝他的笔记本电脑做了个手势,毫无疑问你对他所正打的东西一窍不通。“随便什么你手头上的事情?”

 

他翻了白眼。“能言善辩。”他说,随后转回去继续对着键盘敲敲打打。

 

喀喀喀的声音充斥了整个房间。你看着他的背影,像往常一样,充满温情。

 

他说,“你妈妈很想你,你知道的。”

 

 

 

——指尖顿时凝结成冰,你——

 

 

 

说,“我,”

 

 

 

 

 

 

“你妈妈很想你,你知道的。”他

 

 

 

一动不动像是不知道自己刚才为何说了那句话。

 

 

 

你安静地说:“我知道。”

 

他停下了打字。他的手指根本没有触及键盘,纹丝不动就像摆好准备姿势的钢琴师,编写一首尚未完成的曲目。

 

“我也很想你。”他

 

 

 

说。

 

 

 

他的办公室在大楼顶部。

 

 

 

你身处

 

蔚蓝的天空,俯视草地与城市,你对他报以微笑,外面,狂风呼啸于耳畔。今天天气晴朗,阳光在你皮肤上闪烁,你

 

蔚蓝的天

 

 

 

他双膝跪地,你将手轻轻放在他的后背,温暖但却无法触及,你对他说呼吸、呼吸、呼吸,他却没有听见

 

 

 

(flickering)

 

 

 

***

 

 

 

冰箱里的库存快要不够了,当他采购一堆自己五分钟内就能煮好的速冻食品时就常常就会发生这种情况。至少里面还残余一些他喜欢吃的水果。他皱着眉头打开冰箱门,里面的灯光照在你们两人身上。感恩节就快要到了,他大概不需要再去买很多食物。

 

你说:“我们这几天说不定就可以靠吃外卖撑过去。”你有足够的钱。他的食品柜早已弹尽粮绝。你想去买东西。感恩节就快要到了。

 

“是啊。”他说。他关上门。

 

在超市,你大步走在前,扫视货架上的商品,而他跟在后面推着手推车。“意大利面?”你提议,手里拿着一瓶酱汁。他耸肩。

 

“不管往你嘴里塞什么你都会咽下去,是不是?”你低声轻笑,随后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你双颊温度升高,抬起头时他正在傻笑,双肘搭在车扶手上。

 

“如果你是那个塞东西的人。”他说。

 

你继续扫视着货架。“我要把你的一只臭袜子塞进你嘴里。”你随口说,“看看你还喜不喜欢。”

 

他皱起鼻子。你笑出了声。

 

他从货架取下糖果——你啧啧地表示不赞成——和红牛——你想要把它从购物车里拿出来放回原位。但从实际角度出发他可以等到要走的时候再把这些放进购物车。他拿了一些可以微波还有冷藏的东西,他明明也可以叫外卖,真的。他的食品柜早已弹尽粮绝。你想去买东西。

 

感恩节就快要到了。当他把他琳琅满目的食物堆在收银台时,你说,“你把你今天的航班取消了。”

 

他没有回答。但他的确在办公室和他的助理这么做了。

 

你说:“仅仅是因为统计几率更低不意味着你就可以依据它作出判断——”

 

你说:“我被稀释的股份都要大过它的概(prob)——”

 

你叹气,把双手搭在他肩上。“巴士的座椅会让你的背疼得要死。”

 

他在你的安抚下放松下来,然而直到他双手拎着大大小小的塑料袋,你们俩走进停车场时他才开口:“我知道。”他接着说,“这不是——”

 

“不,它是的。”你直勾勾地盯着他。“没事儿的,Mark,你就要——”

 

“这太蠢了。”他喃喃自语。“我就不应该过去——我在这儿可以干更多事——”

 

“已经太久太久了。”你中肯地说。你亲吻他的额头。他闭上眼靠近你。一辆小货车在你们身旁突然转向。

 

“是啊。”他在把东西放进后备箱之前说道。不过他很高兴你在这里。

 

晚餐他叫了外卖,你们在客厅里一边吃着中餐一边在他那大的夸张的液晶电视上看电影。他的笔记本电脑打开着,被架在沙发扶手处,屏幕的光太过刺眼,把他照得跟纸一样惨白。你被亲吻转移了注意力,他尝起来像是炒面和宫保鸡丁,结果是直到第二天早上你们才想起来把垃圾扔掉。

 

 

 

听着,也许你早在上学的时候就爱上了他并认为这注定是没有结果的,因为他总是看向别处,看向Facebook,看向他的电脑,而不是看向你。也许你是爱上了他的背部在你掌心下前倾的样子,短暂却难忘;你记下了他的行程安排因为你想要将所有时间分门别类,不论日夜;那些大清早的怪诞的眨眼,当你看见他正冲着你迷迷糊糊眨着眼才意识到他趴在桌上睡着了,而你又不好说些什么因为你睡在了他的床上。你不记得他枕套的味道或者当你从床上起来时他小腿交叉成的角度,当他盘起双腿时你走向房门,准备离开。你没有停留在门边再看他一眼,你已经告诉他你会熬夜等他,所以发生这种事也不再新奇。也许你从一开始就没有爱上他;也从不会爱上他。

 

 

 

***

 

 

 

从加利福利亚飞向新加坡的第一班航班——

 

 

 

***

 

 

 

你把他推搡醒时他轻轻抖了一下。“Mark。”你轻柔地说,微笑着。他的眼睑颤动,上下睫毛打在一起。他更加舒适地卧在座椅里;你说:“上天啊,Mark,快起来。”

 

他发出嘟哝声。

 

“你在办公室睡着了。”你气坏了,充满关切。你不知道现在几点了。

 

“你必须停止这么做。”

 

“抱歉。”他嘟囔道。

 

你戳了戳他的胳膊。“动起来。”你说,轻声笑着看他一点一点奋力睁开双眼。他把他在桌上的手机解锁;现在是凌晨两点。

 

“靠。”他说,“我太累了开不动车。”他把胳膊支在桌上,头埋进手里。他又开始昏昏欲睡了。

 

你拽着他的手臂,至少先试试看。他动也不动。“去拿点喝的或是什么能让你开车时保持清醒的东西,然后你再躺在床上睡觉。”

 

“Wardo。”他抗议道。

 

你一个人在家等着他,而如今你在这儿。他常常彻夜在办公室工作,因为花很长时间休息会引起注意,人们会转过身来盯着他,说靠这不是真的。

 

“好吧。”他说,站起身来。“我会回家然后睡觉。”他起来的时候微微摇晃了一下;你试图扶住他却没起到什么作用。

 

“去喝瓶红牛之类的。”你说,跟在他身后。在前面带路。

 

他摇了摇头走了出去,离开的时候锁上门。他的办公室搬到了大厅那一层,比之前的要小,四周都是墙,没有你玻璃门让你抵着干他。他走进车里发动引擎,眼睛半阖着。

 

“Mark。”你警告他。他无视你。

 

鲁莽驾驶一路回家。他还处于半睡半醒之间,幸好开车是他手腕和手指的肌肉记忆,而且回家的路与大学和峭壁高山以及河流之类是相反的方向。道路既宽阔又安全,他几乎是靠着肩膀摆动开车的。他的眼睛感到灼痛,牙冠咬得很紧。

 

“你在搞什么鬼?”你到家时这么说道。

 

他无视你。

 

你大吼道:“Mark,看着我!你他妈搞什么鬼?”他压根没有在听你,顺着路走进了客房。

 

你在他身后高喊:“你可能差点就把自己害死了,你——”

 

 

 

新加坡实在太他妈繁忙了。你喜欢高层建筑。你经常海外旅游。你搭乘第一班飞往——

 

 

 

***

 

 

 

巴士在座椅底下震颤哼鸣着。你把头倾向他;他看起来很疲倦,眼睛闭着。他的笔电放在面前的桌板上。你身后的靠枕是长毛绒的,十分柔软。你看着他说:“四天的车程值得吗?”

 

他微微睁开一只眼望向你。“现在说也已经太迟了。”他说,随后又坠入睡眠。

 

你勾起嘴角,把头枕在他肩上,头靠着头。他任你这么做。他的肩膀很瘦,骨头硌得慌,但你毫不介意。

 

当你们到纽约的时候,他把行李拿出来租了一辆车。你们两个脊柱僵硬,在连续坐了将近九十六小时之后连站起来都觉得很不习惯;或许这根本就不值得。不过并没有关于巴士的相关数据统计。也许这还是值得的。

 

他在开车前连灌了五听苏打水来把自己摇醒。你翻了个白眼——“讲真的,Mark?”你说,他刚把第五罐扔进了巴士终点站旁边的垃圾箱。

 

他耸肩。“让四天的车程物有所值。”他表明意图。

 

你跟着他进了车。

 

他把车停在家外面的车道上。你之前从没看过这儿。“这就是你长大的地方?”你问,看着房前的草坪和白色的木质信箱。

 

“我很确定这和你童年时期的家毫无可比性——”

 

“不,它很,”你迅速接话。你从来没有见过这些,没有见过后院里他十四岁弄坏的玩具屋,没有见过每到夏天就会打开的洒水器,他的姐妹们会把他拽出来一起在水雾下玩耍。它看起来——“有家的感觉。很好。真的。”当他用怀疑的目光扫视你的时候,你补充道。

 

他用力把行李从车厢里拉出来。“来吧。”他嘟囔道。

 

他出于礼节按响了门铃。

 

你被领进了屋,克制住不让自己东张西望。他说了些什么;你用胳膊推搡他,说:“那不是很好笑。”尽管你的语调听起来很轻快。你试着为他微笑。他没有看你。

 

“到晚餐的时候叫我。”他穿过门厅时不耐烦地说。

 

他朝着一间在屋子最里边的房间走去,排斥从厨房飘来的阵阵饭香和声响,虽然它们在同一层。他关上了门。家具上积了厚厚的一层灰,床具模模糊糊地闻起来像是陈旧的亚麻布。你可能要打开衣橱检查一下有没有樟脑丸。

 

“你房间挺好的。”你说着四处打量。抽屉里没什么东西。他已经在书桌旁安置下来。“这真的是你小时候的卧室?”

 

 “当然不是。”他头也没抬。

 

你轻声笑着走向他。“我知道。”你坐到椅子扶手上,怀抱他的身子。你把笔记本电脑从他的手中取出放在桌上,然后亲吻他。“不能在你星球大战的床单上做爱实在太可惜了。”你贴着他的嘴唇嘟囔道。他皱起鼻子却咧开了嘴角。“我很喜欢你假设我有星球大战的床单。”他说。他的手掌攀上你的双肩,你拉着他的腰转移到他简朴的床上。你把你们翻了个身,让他位于你上边。他用嘴咬开你的纽扣,你把手滑动到他的臀部,轻轻地揉捏。他发出呻吟。书桌的椅子吱呀了一声。

 

不一会儿他的母亲喊他吃晚餐。他躺在你身旁抱怨着,你戳了戳他的肩膀。

 

“别跳过不吃。”你说,“你刚到这儿,几乎没和家人说话。你甚至都还没有见他们一面。”

 

“我见了我妈。”他有针对性地反驳。

 

你把头靠向他的头。“好了,”你说,扯了扯他的手。“穿件衬衫。”

 

他从椅子上起来,打着哈欠把手塞进口袋里。你保持适当的距离跟着他。他身体一瞬间突然僵硬,但还是挥了挥手。

 

有人开始说话。

 

“你依旧不应该相信她。”他面无表情。“我是个鬼魂。”

 

你笑出声来。他实在太不擅长开玩笑了。“Mark,说真的,”你说,“那不会让任何人觉得好一点。”

 

他耸肩,随后坐在餐桌边。他说了什么。你耳鸣了片刻。下一秒钟,你扯了扯他的胳膊。

 

“别在这儿干坐着。来吧,我们把餐具摆好。”

 

“好吧。”他说。

 

餐桌上弥漫着紧张的氛围。你在桌底安抚地碰了碰他的脚,好像起到了一些作用。他对你露出了小幅度的微笑,拿着叉子摆弄起盘里的食物。当你发觉他这么做的时候做了个手势,于是他就把食物吃了下去。你不常发觉。

 

 

 

饭后你们帮忙清洗碗碟。它们全部被放进了洗碗机里。

 

你可以看出他想要离开;你一只手搂住他的腰,他便安稳下来。

 

“拜托了,你知道他是对的。”你贴着他的脸颊说道。

 

他的脊柱随即出于自我防御而僵直。“我知道。”他说。

 

“勉勉强强。”你的唇部贴着他的皮肤。

 

你的声音听起来像是生了锈,太过沙哑了。

 

他僵硬地走回放着碟子的地方,无视你的存在。他行动时焦虑不安,就像每一根神经都奇痒无比,而他竭力克制不去用指甲挠,不被风吹得发痒。他可以走开,但他没有。

 

你也没有走开。

 

他转过身,手里拿着一个碗。“不。”他说。你听闻不禁叹气。

 

“我是真的想要看你星球大战的床单。”你遗憾地说。他嘴角没有起伏。

 

碗碟很快就清洗干净了,你们一起逃到了客房。“你知道,”门关上时你说道,“你父亲是名牙医,我本来还指望你有个健康点的饮食习惯。”

 

他耸肩。“违背期望这一点我与生俱来。”他走过来,将你们的手缠绕在一起。

 

你扑哧一声笑了。“你的父母看起来是标准的遵纪守法的好市民。”你说。

 

他哼哼着把身体倾向你。“也许只是我。”他说,随即用一个吻碰上你的双唇。

 

这个沙发要干净许多,即使它要小上一些。你可以将就。

 

 

 

次日他与他善良聪慧的姐姐共进午餐。他带你去过加利福尼亚的许多不同的地方,做各种各样的事,你们曾经一起开车驶过众多街道。到了纽约一切都与众不同,你对此大表欢迎。

 

他和她去吃午餐,你没有跟着一起,而是一个人待着。他希望你也去。

 

当他们回来时,他比谁都快第一个走向你。你又一次在客厅沙发上读书。他坐到你身边。你微笑着用手指梳过他的头发。

 

“午饭怎么样?”你问。

 

他嘟囔:“还可以。”他把笔记本电脑打开。

 

你都用不着瞥一眼他的屏幕;反正你不会明白他敲击键盘打的是什么。

 

“是吗?”你问,带着笑意。你翻了一页。

 

“很显然我姐经常联络我的助理。”他哼哼。他没有打字。“而且她说我可以向她谈一谈关于你的事——”

 

“你可以。”你说。他转向你,迎上了你的微笑。“我准许你这么做。”

 

“谢谢。”他不动声色地说。“但如果我想,我就已经说了。”

 

“Mark。”你轻轻把书放下,把手掌放在他的膝盖上。他没有摇动膝盖把你晃下去。

 

他的手指微微颤抖着伸向你的手指。“也许你应该这么做,你知道的,找一个可以倾诉的人。”你告诉他。“我就没有必要在这里——”

 

“我想要你在这里。”他说。

 

You fli

 

You flicker.

 

数日之后。门被打开了。他吃了一惊,你在他附近大笑。在沙发上。他在书桌那儿。

 

你不会明白他敲击键盘打的是什么;没有人能懂。他把电脑的盖子合上,坐在椅子上转了一圈,说:“没事。”你不屑地哼了一声,因为他说那句话的语气会让所有人都以为他在说谎。他没有说谎,而你说:“别对你妈说谎,Mark。”他没有在说谎。他在说谎。

 

他又将笔记本电脑掀开。“如果你是说你说话的时候我听着,当然可以。”他说。

 

他的母亲是名心理医生。他从没告诉你这个。

 

他说他在听。

 

你也听着。你不在意这个,即使他在意,因为你——

 

好吧,他是——

 

“太迟了。”他用几不可闻的声音低语道。

 

他在椅子上转了个圈。“谢谢你对我外表评头论足,妈。”他语调尖锐。他的眼角肌肉牵扯着,眼里的红血丝发痒。他觉得自己的脸沉重得像是糊上了一层擦不掉的泥。你为什么会亲吻他?你为什么——

 

不。他很好。你在这里。

 

停留在他脊背上的不是你的手掌——你从来都没有这么温暖。他的喉结上下移动像是在吞咽,一次,又一次,

 

“你可以说出来。”你说。

 

“我没必要这么做。”他说。

 

他说,“太棒了。”他说,“我很高兴你读了新闻。”

 

你那时没有亲眼目睹——没有身处现场。你本可以通过你所掌握的技术性细节,还有那口棺材——只不过你不在场。他当时想要你在那里,而你的确在那里。他没有这么想。你

 

 

 

令人目眩,明亮

 

 

 

蔚蓝的天(sk)

 

 

 

万里无云

 

 

 

it had been sunny that day, you know? ihated it and i didn’t want to say(那天天气一直晴朗,你知道吗?我讨厌这个而且我不想说)

tpiglkj ;g

sdfpitlawkejr ; poitlerqoia[ asd[f

wer] ti

wurlkq 95kj f opilkjf gier tu gi i missyou(我想你)i mi s paoi0oit t9yoiw0rweir

qioilkej i miss y0ppoi remem ber the algorith tpaioewrlj alogrith m at

ckikrlan gpokld g eklj remember thefucking algorithm at fucking(我记得那个该死的公式,在该死的)

ea=1/(1+10[rb-ra]1400)eb=1/(1+10[ra-rb]1400)

it’s been too long you won’t pick updid you have your blackberry is that why(你已经太久没有接电话了你的黑莓手机还在吗那就是你是在新加坡的原因吗)

are you in singapore is this a joke ihope it’s a joke when’s the last time(这是个笑话吗上一次你吃印度菜的什么时候)

you had indian food do you like dogs ikeep thinking about getting a dog they(你喜欢狗吗我一直在考虑养一条狗)

say that dogs help and animals help andanimals are okay i gues si dont’ want(他们说狗可能会有所帮助动物能有所帮助我想我可以接受动物我不想要孩子)

kids do you want kids? do you know ho wto(你想要孩子吗你知道怎么又用你从来都没有用过我们的游泳池我们从来没有试着)

swim you never tried out the pool wenever tried t he gpoiadlkjpo y-0a9l dgip

;g qeroglkjpio etpioq gajrlgpoierlkjpqi flj petlk gpsflpoitlk poi0o2i351-0

lksdj qpi polkajwpoi lkj qpoiwtq0914l120 0ereoisl wperialjil aepr20394lkj 0

4rw4klw au458jl [ { ] jlkjgpi ] } ] ]e0l1 m

glj

w;

ea=1/(1+10[rb-ra]1400)eb=1/(1+10[ra-rb]1400) ea=1/(1+10[rb-ra]1400)

eb=1/(1+10[ra-rb]1400)

ea=1/(1+10[rb-ra]1400)eb=1/(1+10[ra-rb]3000000000) eb=1/(1+10[rarb]

3000000000) 3000000000 e8 0 3 3 3 3ea=1/ 3 fucking million 000 0

0

0 0

0

.03 %% % 1400 eb=1/

wlekjq

i mi

poi q smda

sor

do you want me to say sorry(你想要我道歉吗)

do you want me to say it that badly(你那么迫切地想要我道歉吗)

is that why th(那就是)

is that why its raining(那就是现在在下雨的原因吗)

 

 

 

他猛地把笔电夺回来。

 

“上帝啊,操,妈。”他呵斥。屏幕上的滚动条的方块很短,好像可以无穷无尽地向下拉拽。白色盖住黑色盖住白色盖住黑色盖住绿色盖住紫色盖住白色。

 

“去找别人玩医生游戏吧,求你了。”

 

他的双眼红肿。

 

你把手搁在他的肩胛骨中间,等待着门关上的声音。你知道他可以跟你聊聊这个的,但你没有说出来。他直勾勾地盯着电脑屏幕。你还是没有理解他这些意义不明的文字。他闭上双眼。你在他的太阳穴上留下一吻。

 

“你从不求别人。”你说。他低声哼了一声。

 

“她是我妈。”他说。

 

“我,我想要,我需要你在这儿。”他说。

 

他们说你眼前会闪过自己的一生当你

 

 

 

it’s raining it always feels likeit’s raining you liked meteorology i don’t(天在下雨感觉总是在下雨你喜欢气象学我对)

know shit about the weather but iwoudlnt have been so stupid t o why did(天气一无所知但我也不会那么蠢去为什么你)

 

 

 

返程巴士寂然无声。

 

 

 

摇晃。

 

 

摇——

 

 

 

他问,“你会原谅我吗?”

 

你说,“我不知道,Mark。”你对他微笑。你身上的温暖已然逝去,你甚至不用去触碰他去感受他的温度,成为流连在他肌肤的幻影。

 

他合上双眼。他合上双眼。他合上

 

 

 

 

他问,“这一切值得吗?”

 

你说,“你只有在我离开后才爱上我。”你火冒三丈。“你怎么可能还指望我会——”

 

你说,“如果对你来说有用的话。”这家公司是他的。

 

你的名字在版头上。你的名字无所不在。你的名字在他的未命名文档里。你的名字

 

 

 

 

 

 

 

你在他的梦境里。你坐在餐桌读着什么。你放声大笑。

 

“你在看什么呢?”他饶有兴致地问。

 

“看看这个,”你把笔电转过去给他看。是CNN的网站。“Facebook的联合创始人Eduardo Saverin同样搭乘此班航班,并且毫无疑问

 

“我猜你最痛恨的一点是他们把我列为Facebook的联合创始人,”你压低嗓音轻声道。“而我正是如此,你最好找好律师,混蛋,因为我要

 

你对着你的律师微笑。“新加坡。”你在离开房间时说。你位于高耸的楼层。外面下着雨。

 

 

 

你问,“你当时为什么要去?”

 

“我被邀请了。”他说。

 

你说,“要是我不希望你来呢?”

 

“你根本就没办法——”

 

你说,“你没必要——”

 

你说,“你是自以为我会原谅你吗?”

 

你的眼睛犹如被火灼烧一般刺痛。你对他恨之入骨。

 

 

 

你的母亲想念你。

 

 

 

你不在他的梦境里。他在办公,在大楼的最底层。他住在他房子的最底层(所有的房子)。他的双脚坚坚实实踏在地面。外面下着雨。你在那儿。你们像青少年一样在沙发上亲热。你把膝盖塞进他的双膝,恰到好处,完美无缺。你已经原谅了他。你已经原谅了他。

 

他没有试图去触摸你,去亲吻你。你

 

 

 

——在从加利福利亚飞向新加坡的第一班航班——

 

 

 

说,你说,你抬起头然后说:“下雨了。”外面下着雨。这房间里没有玻璃但是外边下着雨。你在离开加州的第一班航班——

 

外面下着雨。你已经原谅了他。你站在窗边。这房间里没有窗户。你站在书桌边。你站在他身边。

 

“我们应该去吃午饭。”你说。

 

“不。”他没有说,闹着脾气。外面下着雨。

 

你确实知道怎么游泳。你垂死挣扎,也许你随波逐流,额头血流不止。你不知道怎么游泳。你在击打水面的那一刻即被吞没。你的身躯在坠落地面之前就已被粉碎,你的双脚仍在空中,身后是蔚蓝的天空,在钢筋之间。你之前知道数据是三千万之一吗?数据确确实实就是0.00000003%。你有0.00000003%该死的几率

 

他有0.00000003%的几率

 

他乘坐巴士和火车还有

 

外面下着雨。

 

你搭乘着第一班从加利福尼亚飞往新加坡的航班,当你身处蔚蓝

 

蓝色

 

 

 

 

 

 

就像海洋,天空,Facebook,这个我们一起建造的愚蠢的东西,你知道吗?好吧,你几乎没有建造它,你只是把钱给他,因为你一直在给予,你擅长给予直到你不再擅长这么做,随之而来的是诉讼然后是新加坡和

 

你是不是也有一个0.00000003%的几率?你诉讼他的几率。你把事情搞砸的几率。还有

 

可能性大概还会稍微高一点。这难道不滑稽吗?你搞砸你和他的友谊的几率要高于你死于坠机的几率而不是两者皆中

 

那个的几率有多大?两者皆中?

 

“那是多少,Wardo?”

 

你不知道。

 

 

 

“你过去觉得我会原谅你吗?” 你问。

 

他没有回答。

 

“你现在觉得我会原谅你吗?”

 

 

 

他不知道。

 

 

 

你会吗?

 

 

***

 

 

 

Flicker.

 

 

 

***

 

 

 

他想着

 

他没有尝试去触摸你,去亲吻你。你存在于他耳间。

 

 

 

你。他总是想着你。还有雨。还有

 

 

 

蓝色。

 

 

 

***

 

 

 

他穿过街道。你牵着他的手。他没有转过脸亲吻你。你当他转身时吻上了他。他坐进他的车里。副驾驶的门没有打开。你打开门坐在他旁边。他说了些什么。你笑了。他开车。一路上寂若无人。窗外下着雨。

 

 

 

这些是你没收到的邮件:

 

(FROM)Mark Zuckerberg

(TO)Eduardo Saverin

我希望你后悔。为所有事情。我是这样的。

 

(FROM)Mark Zuckerberg

(TO)Eduardo Saverin

你不应该去新加坡。你不应该去任何地方。你本可以留下来和我一起。你本可以住在我隔壁,或者和我住在一起。我有三间卧室和一间客房。

 

(FROM)Mark Zuckerberg

(TO)Eduardo Saverin

这是个玩笑吗?

 

(FROM)Mark Zuckerberg

(TO)Eduardo Saverin

我恨这个我恨它为什么你不回来这是个玩笑拜托了这一定是个玩笑已经过去两年了我不知道怎么去呼吸或者去做任何事情我希望你能看到我这幅模样然后嘲笑我有多么愚蠢你最终是如何他妈的取胜而你将永远不会原谅我我希望你能看到这个你赢了我不在乎你赢了我不在乎我不在乎

 

(FROM)Mark Zuckerberg

(TO)Eduardo Saverin

我不在乎我不在乎你赢了我不在乎醒来快醒来我不

 

(FROM)Mark Zuckerberg

(TO)Eduardo Saverin

回来吧求你了到我这里我需要你我想要你在这儿就在这儿求你了

求你了

求你了

 




 

尾注:

剧透预警:幻觉,恐高,自杀倾向


2017-03-19   TSN .  EM .  ME . 
评论(14)
热度(43)

© 狗窝窝 | Powered by LOFTER